实践传统的目的 | 笔记《何为良好生活》

By
综合信息

我们做一件事,重要的是目的,所做的事情则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得不做的手段。我买彩票,是为了赢大奖。为了买彩票,我要去赚钱,赚钱是为了买彩票。我保养汽车,是防患于未然,防止抛锚。这些都是具体活动,有具体目的,是取效的。

但是事情往往不像扯线木偶一般平铺直叙。

以目的—手段理解复杂活动

因为有些活动,对于参与者,目的和手段是分开来的;而有些活动,目的和达到目的的活动结合在一起。这个意思是说,人类活动有些是纯粹取效,有些更靠近游戏—游戏是注重游玩过程的,赢不是目的。玩LOL(职业玩家除外)完全是为了赢吗?肯定不是,我们更希望在游戏中得到队友的信任和称赞,是和过程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与其说我们为了赢而去玩游戏,不如说我们是为了要玩游戏,才设置了赢这个目的。或者说,是赢的这个目的,规定了游戏应该怎么玩。

如游戏一般的做事,目的和手段还比较清楚,但是人类的实际活动往往比这复杂的多,目的—手段这个解释框架会带来一些问题。更复杂的是,大多数人类的活动非此非彼既此既彼。比如广义的健身是为了身体健康,但是明知道打药伤身体还去做,和健身的目的显然背道而驰,有些饮鸩止渴的意味;伊拉克战争是为了打击极端势力,还是为了维护一方稳定,还是单纯的为了石油,也没人说得清。

另外有些人类行为是在目的—手段的框架之外的,因为它们似乎并没有什么目的。我们睡觉有目的吗?睡前看会儿电视,有什么目的吗?生理学家说,睡觉是为了恢复体力,看电视是为了放松。但是要注意,这里的“为了”更多指功能而不是目的,是说睡觉有恢复体力的功能,而不是说睡觉的目的就是恢复体力,或者看电视的目的就是放松。

想到这里,单纯以目的—手段理解,是不是有些不够用了?

人生的目的

放在更大的维度上,人生有总体目的吗?快乐和幸福是人生的目的吗?他凌晨两点在加班,这是为了快乐和幸福吗?显然不是,除去有人喜欢深夜工作,大部分人加班是比较痛苦的。虽然也可以说加班是为了赚钱,赚钱是为了娶老婆生孩子,娶老婆生孩子带来快乐。但是这样滥用目的—手段这个框架解释,明显是有点笨拙的。

谈论整体人生的目的或人生的意义与谈论做某件事的目的和意义有不同的含义。

如果坚持从目的来谈论整体人生,那么,人生的总目的大概应当被理解为各种行为所含诸目的之间的协调一致。

一般情况下,好玩、快乐根本不是目的。孩子考上理想大学,父母很快乐,但是父母不是奔着“快乐“这个目的,而去教育和培养孩子的。这里展开需要跳转到后面良好生活章节,先打住。

单独从人类活动看,绘画、建筑、行医、经商、编程,我们做这些事情,是想要取得某种效用,但是也很在乎活动过程本身。从这个角度,目的(效用)可以分为主观目的和客观目的,或者称为主观意义和客观意义。经济回报固然是客观意义,但是不是唯一主要的意义。

比如,一幅作品被画出来,观众爱看,鉴赏家估值百万,就是这幅画的“效用”,这是它的客观意义。有经济利益画家当然高兴,但是他高兴,多半不是因为自己挣了更多钱,而是有观众和同行认可他。

我玩王者荣耀到了王者级别,大家都夸奖我,我很高兴。我高兴多半也不是单纯因为自己的级别很高,大家觉得我“稳”,跟我组队胜率更高,我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

对于画家和游戏玩家而言,自己的创造性和自主性的提升,这才是从事某个行业的主观意义。但是如果不喜欢某个行业,无法促成到自我成长,肯定无法找到其中的意义。

创造性与自主性

我们说创造性和自主性,是什么意思呢?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可以先思考,哲学有什么用处?艺术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当然可以试着回答这些问题,但无论怎么回答,恐怕都会发现,这些活动并非只有一个单义的目的。当然,我们也可以把复杂目的分解成一项一项,功能一个套一个,相互联系或相互抵触,就像我们的人生。但是这回答不了大问题。

莫奈创造了新的绘画技法,使绘画有了新的可能性,让绘画这一活动内涵更丰富。创造性大致是说,某种改变让我们有机会用新的眼光看待事物。

牛顿建立了力学体系,之后的各种实践活动,不断重新定义其目的和效用,蒸汽机、内燃机、飞机,从衣食住行到各行各业,渗透到了方方面面。这一连串的后续活动和发明,构成了人类的力学传统。

我们说莫奈和牛顿都富于自主性和创造性,因为它们在各自的领域内,为行业乃至人类的发展扩展了新的可能,使得这些可能变为人类整体可以传承的理论或者技法流派,我们称之为“传统”。

实践传统的意义

“传统”总是指某种自主自治的发展。但若一种活动完全由这种活动之外的目的所规定,它当然就不是自主活动。艺术比较靠近游戏,艺术这个业行之具有自主自治相当明显。

不过,即使像行医和战争这样注重取效的活动也是多多少少自主自治的。

战争仍然有它自己一套不能完全由胜败评价的规范,此即所谓“武德”,如禁暴、戢兵、安民。“胜之不武”的说法古而有之,直到现在,这观念也并没有完全消失,只不过今人更多用明文订立条约法规来代替惯习。

跟画画相比,行医是更加明显取效的活动,”为艺术而艺术”,不管你是否赞同,这话你能听懂,却从没听说过“为行医而行医”。因为行医是跟人打交道的。医学史专家张大庆引用西人所云“Medicine is an art”之后说:“请注意,这里用的是art,而不用skill或craft,它(行医)是需要用心和用情的,而不只是简单地靠技巧。

中国自古崇尚“德才兼备”,德就是德行,才就是技术和才能。比如医生,治病当然是个技术活儿,但行医不仅要靠医术,同样要靠医德。流传千古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全篇所涉都是医德。而且对医生说的德行,还不是泛泛谈论有德,医生需具备特有的德性。如以己度人、保持生存质量、保护患者隐私等等。

这就谈到了工作的意义。这在 工作的效用 里有过涉及。

最后,作者还提醒我们不要固步自封。一个实践传统多多少少是自主自治的,它却不是自闭的。一幅画好不好,固然不只在于受众喜欢不喜欢,但若全不顾受众的感知,艺术品评就变成业内人的自说自话。若我们把业行之外的社会整个排除在外,这种乐趣会退化成为小圈子的自娱自乐,乃至退化成一种接近于吸食麻醉品的乐趣。

过度强势的传统会把门槛变成壁垒。美国医学会在维护医疗传统方面功绩卓著,例如它保障了从业医师的水准,但它同时也是个利益集团,不遗余力地维护美国医生畸高的收入水准。

您已经发表过意见了!

Comments: 1

  1. 讲道理哈,30岁前是不讲道理的。

    08月10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razz: